当前位置: 首页 >> 活动
王元忠(天水)
来源: 天天天水网    编辑: 姚宇 2018-07-05     字体设置:

  作者简介

  雨眠,本名王元忠,文学博士,天水师范学院文传学院教授,天水市作协副主席。先后在《诗刊》《星星》《十月》《诗歌选刊》《飞天》等杂志发表作品,已出版诗集《渭河南岸》。

  骆驼草

  一阵风沙过来

  走着路的骆驼卧下来

  风沙过去骆驼走了

  留下它的心事像驼峰的样子

  ——那就是一蓬一蓬的骆驼草

  有风的地方就有骆驼草

  有沙的地方就有骆驼草

  风沙吹打的地方

  雨水太少春天太短

  一匹骆驼流下的眼泪

  一根骆驼草又把它收回

 

 滩谷中的狗吠

  滚下山坡的风

  淡绿并摊开

  一阵一阵的狗吠

  在夏场与秋场之间

  空落落的牛羊圈旁

  看羊狗的叫

  准确表明了,我们

  和草地的距离

  

记忆之痛

  一铁锨下去

  藏于土中的蚯蚓

  身首异处

  上半截剧烈翻动

  下半截迅疾收缩

  身体和身体的离别

  茫然的三十年的距离

  够也够不着

  只是那犹自翻滚扭动的两半截记忆

  想一想,还是痛,还在痛

?

大腔廊田野上的一棵柳树

  它是从许多柳树中走出

  抑或是才要回到许多柳树之中

  但现在,刻意于一段距离的保持

  它,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我甚至想:它是故意要让我看见

  一片片的树林只能是背景

  一排排的树只能是陪衬

  而一棵树

  正好适宜于成为遥望的主题

  何况高杆的玉米早已被砍倒,运走

  何况菠菜和小芫荽本来就长不大

  矮矮壮壮的白菜包菜之上

  大腔廊几百亩的空旷,现在

  仿佛整个的秋天都归顺了它

  仿佛所有的落日都从属了它

  像山之下,渭河南岸

  天正在慢慢变黑

  愈来愈小的落日和黄昏的中心

  我失声于一种突然显现的景象却一言难发

  ——看,那棵柳树!对,就是那棵柳树

  它通体透明,闪闪发光,庄严

  一如佛经中盘腿打坐的菩提

 

 吹风的河边

  在河边,我看见风的时候

  风吹着花

  风停在了花瓣上

  风停在花瓣上的时候

  风,不见了

  花,静静地开

  那一年的河边,是红色的

  然后就是后来的事情了——

  花开着开着就不开了

  一瓣一瓣的花,开始飘落

  花纷纷飘落的时候

  我又看见风了,它吹着,吹着

  它不断吹着的时候

  花渐渐没有了

  风自己,也没有了

 

 黑葡萄

  麦子收了,谷子和糜子也收了

  霜露在草木的叶子上逐渐白了起来

  田野的荒芜中

  看啦,一棵黑葡萄成熟了

  小小的季节的心,风的黑眼睛

  悬挂于正在颓然的枝叶间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七颗八颗

  时过境迁,我依旧能感觉到

  少年的我极力压抑着的狂喜

  那一刻我显然深爱着渭河南岸宽阔的寂静

  它们都是我一个人的

  那一日的神只喜欢我一个

  迫不及待但又小心翼翼

  一双小手颤抖地伸向那惊喜的发现之时

  因为幸福,我陷入了真实但却短暂的晕眩

 

 空椅子

  再不会允许别人坐了

  逆光下滑的速度,那些明亮

  那些生动和暖

  重新定义窗子当初的端详

  一切都不在,不会在了

  仿佛只有这样清空和保持

  你才会回来

  安静里诉说别后的想念

 

 设想我们都老了

  小心,这儿是台阶

  你把手给我

  ——设想我们都老了

  不堪一小片阴影的落下

  你把满头的白雪

  靠在了我的肩上

  公园的长椅子总是那么安静

  风也不吹,它们大度地

  让我们从中午一直坐到了黄昏

 

 素 颜

  总有一些眼光愿意回到过去

  时光老旧了起来

  默片中的民国,黑白单纯的安静

  那盆兰兀自典雅于乌木的案头,那个女子如玉

  沉思或者调弄意念中的弦

  琴声如雨,落下来了——

  玉镯子伏于手腕,玄色的外裙盖住了

  素色的衬裙的飞扬

  在幽深的天井之后,春天的鸟叫

  暂时都可以省略

  一些竹子的背景,诗词的身体

  黯然于一把座椅的册页,半杯茶退场

  一颗痣爬在耳下光洁的脖颈之上,它的黑

  适宜于照亮

  一张脸将将侧过的月光样的白

  在大理

  你踩着

你的心事,在时间之上

  这条街原本就是那条街

  这座城,原本就是那座城

  他不在,一如他还在前世,或者已经杳然在了

  茫茫的往生

  “我来的时候,你已经走过了”

  一种哀伤,油然而生

  石板路上一声声叹息的苍凉

  喧嚣的人群,轻了,暗了,安静成背景

  游客们被施于魔法,如草,如树

  你憔悴如兰的身姿,刚好扶得住一把纸伞的古典

  想着一路原本就是为寻找

  这古城原是那古城

  一场雨过去了,一场雨还没有来

  手提着裙裾,从婚姻中回头

  忍住正要流出的眼泪,你把行将迈出的脚步

  又收了回来

?

  奔跑的草木

  它们在窗外跑

  从都兰到乌兰的路上,它们——

  芨芨草,骆驼刺和沙柳树

  远处的跑过来

  跑过来的又跑到了身后

  跑到印象中

  跑到记忆里

  跑到印象和记忆也没有了

  跑到只留下我

  在车窗之内

  在心里

  在下一个城市的绿色又出现之前

  守住一路的荒凉

  

山中(一)

  一天开始前的一阵小雨,湿润的

  树林里太清寂了

  风有点缓,树叶的飘落也有点太轻

  熟透的果子是它们自己想掉下了

  “啪”的一声,“啪”“啪”,一声接一声

  山中错落有致起了清晰的“早安”

 

 山中(二)

  看林人的狗叫

  一部分被木栅栏撞了回来

  一部分穿过树林

  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燕子石

  凿石匠手一松

  石头就滚下山坡

  石头里的燕子就不能不想

  这应该是

  最后的一次飞翔了

 

 母亲节

  练习了半天

  电话通了

  我还是没有说出那句要说的

  妈,母亲节快乐

  我说出的还是常说的那些话

  妈,你要按时吃药啊

  走路小心点

  有事了就叫我大哥和元心他们

?

  南石窟寺

  我们到来时天已经暗下来了

  佛在高处,佛像在深处

  石窟正在维修

  我们所能做的,只有手搭凉蓬

  表示我们的无限向往或者恨恨不已

  ——一些门还不愿被打开

  这只是内心的一个闪念

  几颗槐树就出现了

  它们面壁独修却难掩灌顶入鼻的芳香

  至为明晰的指示——

  驻足,感动,欢喜

  然后,和匆匆到来一样

  我们又匆匆离开

  在落崖风薄了众人的衣衫之前

  尊重一丛竹子和一块石碑的心意

  让一院愈来愈深的黄昏

  重归它的宁静

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相关新闻
©Copyright 2015 天天天水网重庆时时彩不定位胆包二 www.grnflea.com版权所有,未经《天水日报》社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热线:0938-8390229 技术故障:0938-8217313 谣言举报:0938-8390229 地址:天水市民主东路86号 邮箱:huaxunzaixian@163.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甘新办 6201015 备案许可证编号:陇ICP备09002627号
技术维护与支持:天天天水网信息部

法律顾问:天水忠信律师事务所万有太、职素芬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小说
广西快乐十分门户网 零点棋牌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 娱网棋牌官方下载 决战二十一点电影在线
北京赛车pk10公式 北京极速赛车网站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 经纬娱乐平台登陆 分分彩皇恩娱乐